简-卡普利茨基的“图书馆”变“车站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