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镜堂:建筑物内涵比其本身更重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