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让优秀历史建筑“非正常死亡”